一边在不断制造高地价,一边在不断维权,融信真的有钱吗?

 前不久的土地出让,有人评论说没有融信参加的卖地都不好意思说卖了地。事实上,几乎每一场土地出让了都可以见到融信的身影,如果说融创的销售策划团队挖了杭州大多开发商,那融信的投资部里聚集了去年、前年在其他公司拿地团队的人。

 
融信有钱!

 

 
杭州已经成为融信去年销售单价最高的城市,平均售价约3.67万元/平米,上海和厦门项目的销售单价分别为3.39万元/平米和2.33万元/平米。
 
全杭州的媒体、相关上下游产业,都知道融信是个金主,都想分一杯羹。
 
融信真的有钱吗?
 
销售额飙升的背后,是融信疯狂拿地的结果。2015年末,融信借款总额186.284亿,信托占到了近90%,而2016年至今,融信在杭州已经成为地王的代言词。
 
按照融信的发债表推算,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融信至少有35亿的债要还。还有大量的待开发用地、有大量的建安费用、财务费用和营销费用待支付。
 
前期发了近130亿的债,统计下来每年的利息支出约为8.2亿元,要知道2016年融信的净利润不过12.92亿元。
 
正当大家都在盯着融信的时候,融信在开发贷上遇到了问题,在融资上遇到阻碍的正是去年融信拿下的静安中兴地王项目。
 
即使融信很有钱,但还是发生了以下事情
 
融信·杭州公馆,融信·学院府,融信·蓝孔雀等三个楼盘,业主们都在相继维权。
 
这是融信进入杭州的最早三个楼盘。
 
杭州公馆,原杭师大地块,单价都要六七万一平,很多人对他寄予期望,他的房价也没让人失望。因为在老文教区,所以购房者对他的学区存在期待,置业顾问或明示或暗示告诉了大家我们是行知学区。后面,啪嗒,翻脸,说没有这回事情,一切以教育局为准。
 
事实上呢?教育局需要开发商提供班级扩容的费用,融信say no。交了学区房的钱,没办学区房的事情。业主当然不能忍受。

 
 
此外还有洋房的层高问题。一个毛坯的洋房,价格都快赶上武林壹号,结果交付的地下空间连2米层高都没有,付出和回报如此不同正比。
 
这时候要插入合景,合景未来科技城某楼盘,部分地下空间设计也有类似设备问题应该面积和层高,人家爽爽快快把问题说了,想买就买,接受不了就不买。这时候就要给合景这种透明销售加分。
 
还有学院府、蓝孔雀,为了上市,一个项目变成两个,当然这是两块地,无可厚非。
 
但,蓝孔雀一开张,融信在忙卖房子的时候,花大力气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把玻璃幕墙外立面展示了出来。本来觉得这是好事情,以后业主可以知道自己的楼盘是什么样子?谁知道这里面还有李逵和李鬼之分。把买家秀和卖家秀玩的这么溜的就是他们。

 

 
如果说外立面问题是面子问题,但里子问题也不小。
 
从照片中可以看到,楼盘的下水管道是裂的,顶楼的防水措施严重不到位,如果去过楼盘现场的还可以看到,小区里面还是用建筑垃圾回填的。
 
萧山融信永兴首府,周边小区嘉瑞华庭维权活动一直在持续不断,野蛮施工给嘉瑞华庭造成小区地面沉降倾斜,小区业主家里房门变形,玻璃爆裂,瓷砖脱落……
 
因此,即使他真的有钱,其实很多时候和购房者无关。
 
从这个不断当地王的融信身上,我们似乎看到了喜欢穿红T恤的绿城的影子。当年,绿城在西溪、在田园、在临平、在滨江,不断开疆拓土,但是潮水褪去之后,剩下的还是什么呢?
 
不同的是,绿城还是杭州人的绿城,至少他还有他的高品质和人文情怀让杭州人不忍他离去,绿城也用经典的楼盘回馈了大家的信任。
 
那么以融信为代表的闽系呢?资本的泡沫褪去,剩下的是无数的建筑垃圾,还有付出一生心血的购房者。
 
资本逐鹿的市场,我们知道自己不是狮子、不是老虎,但是我们以为我们可能是羊、可能是兔子、可能是马,我们无法抢占地盘,可能我们可以逃跑或者躲到某个洞穴,其实我们什么都不是,我们也无处藏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