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汽车 > 正文

中汽协会:地方政府不应盲目提前实施国六

   “汽车行业积极响应国家相关政策要求,推进满足更高排放标准的车辆上市,也为国六的实施做了大量工作,无论是车型的开发验证还是市场布局都有了重要进展。但地方政府实施国六排放标准应符合行业发展实际、尊重汽车行业客观发展规律,各地不能想当然地推出提前实施计划表,扰乱行业的正常发展。”面对多地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为行业发展带来的困扰,5月30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汽协会”)副秘书长叶盛基在接受《中国汽车报》独家专访时强调,排放标准的实施一定要符合我国汽车工业发展现状,盲目提前不但起不到应有的效果,反而会给行业正常发展带来伤害。他认为,各地在推行国六提前实施之际,一定要考虑行业发展的实际情况,而现在,显然还不具备提前实施国六的条件。

    汽车行业、企业积极支持排放标准升级

  “应该看到,更高排放标准的推进无论是对节能减排还是对汽车工业技术发展都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叶盛基强调,国六排放标准的制定既体现了我国治理大气污染、实现节能减排的国家诉求,也符合汽车工业提升技术水平、促进车辆更节能环保的行业发展方向。尤其是自我国国六排放标准公布后,使得外资企业不得不拿出“看家本领”,把最先进的产品和技术引入中国,以达到国六排放要求,从而推进了我国汽车工业产品排放水平的提升。

  继轻型车国六排放标准2016年12月正式发布,要求2020年7月1日起分阶段实施;2018年6月重型车国六排放标准正式发布,要求今年7月1日开始实施之后,国务院发布了《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要求2019年7月1日起,重点区域(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长三角、汾渭平原)、珠三角地区、成渝地区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推广使用达到国六排放标准的燃气车辆。这也成为各地纷纷要求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的根源,也就有了各地争相推出国六提前实施的计划表。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计划在今年7月1日起开始实施轻型车国六排放标准的地区已有近20个(不含珠三角、成渝地区),而且大部分是直接要求达到国六b阶段排放标准,比原定的国家标准提前了1~4年。

  事实上,我国排放标准起步晚,国一标准晚于欧Ⅰ标准9年实施,但我国标准升级更新快。国六标准在欧Ⅵ标准的基础上,既吸纳了美标部分规定,又融入了中国独有的规定,是一个全新且最为严格的排放技术标准。按照国六标准计划,我国现行排放标准基本与欧洲同步,甚至在某些数值上还要更严格。起步晚、升级快,意味着行业要在短时间内完成标准的升级,对汽车行业而言是很大的挑战。尽管如此,一直以来,我国汽车行业都在积极支持排放标准的升级。

  “在国六排放标准的制定过程中,中汽协会积极组织骨干企业全面参与了各项研究和论证工作,配合环境保护部门完成了技术框架、排放限值、试验方法、实施时间等全项研究论证工作,各项标准要求取得了行业和企业、管理部门等各方的认可。在法规标准发布后,汽车行业积极开展产品研发、试验验证和生产准备工作。在《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提出国六排放标准提前实施的要求后,企业不得不重新调整产品开发计划,积极应对标准的提前切换。”叶盛基介绍,尽管时间紧、任务重,但行业企业都一直在积极努力,目前大部分企业都已经成功开发出满足国六排放标准的车型。

    大范围提前实施国六给产业带来安全隐患

  从各地公布的国六标准实施时间表看,目前,计划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的地区大大超出了“蓝天保卫战”要求的范围,大范围提前实施会给产业安全带来隐患。记者调查了解到,国六标准提前实施导致的结果是,产品和配套供应链难以正常应对,关键零部件被外资企业垄断,短期不仅带来产品的供应紧张,也给产业安全带来隐患。另外,虽然大部分企业都已经开发出了满足国六排放标准的产品,但国六排放标准提前实施,甚至大部分地区都要求实施本计划4年之后实施的国六b阶段标准,企业很难在短时间内去应对。“如果现在就要求企业推出国六b阶段产品,就意味着产品开发时间从6.5年骤降至2.5年,产品准备肯定不充分,同时技术升级试验和验证的压力也会大幅增加企业违规风险。”叶盛基说。

  除了企业技术升级验证时间短外,短期内企业还面临更迫切的问题,即国六标准的提前实施,导致国五车型库存压力增大,企业经营风险随之加大。同时,一定程度也带来了市场环境的不稳定,终端消费者购车观望情绪增强,进一步加剧了汽车市场下滑乃至经济下行的风险。

    库存高企、切换国六增加汽车行业下行压力

  中汽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乘用车市场4月产销分别为166万辆和157.5万辆,同比分别下降17.0%和17.7%,1~4月累计降幅继续扩大。增速放缓带来了库存压力倍增,经销商和车企的日子都不好过。中汽协会通过调研推算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4月,我国乘用车库销比达3.1,远高于行业1.5的警戒线;行业整体库存约450万辆,国五车辆库存为320万辆左右(占行业库存的71%),其中国六提前实施区域的国五车辆库存175万~220万辆。库存高企与今年车市下行压力叠加,加之4月增值税下调影响经销商进车节奏、消费者对市场促销政策存在进一步预期以及国六标准提前实施增强了消费者的观望情绪,也进一步加剧了国五车型库存的积压。

  尽管4月开始,行业加快去库存节奏,单月库存消化量32.8万辆,但由于距离国六提前实施仅剩5月和6月两个月的库存消化期,叠加市场持续疲软的影响,企业及经销商不得不通过大幅降价来刺激市场,以期在7月1日之前抓紧消化库存,这导致企业效益大幅下滑,由此也将给整体行业带来上百亿元以上的利润损失。中汽协会统计,2019年1~4月,17家汽车工业重点企业(集团)主要经济指标全面下滑,汽车企业利润总额、利税总额同比分别下降20.5%和20%,降幅比1~3月分别扩大3.8和4.1个百分点。其中,上汽集团、广汽集团和吉利集团利润总额分别下滑25%、30%和43%,长安集团、奇瑞汽车等也处于亏损境地,国五库存车的消化进一步加剧企业效益的下滑。4月,除丰田、本田外,主流企业普遍面临高库存的压力,自主品牌的重点企业4月库销比基本在3.0以上,且80%以上的库存积压为国五车型。截至2019年4月,吉利和上汽通用五菱国五车辆库存分别达到22.5万辆和38.6万辆的高值。

  中汽协会调研显示,在国六提前实施区域,经销商国五车辆的库存水平依然较高,多个企业集团在国六提前实施区域的国五车辆库存占企业总库存的60%以上,7月1日后,这些区域的国五车辆将不再允许销售,企业面临着国五库存车无法消化的风险。若无强力市场促销政策支持,短期内国六提前实施区域的国五车辆库存将难以在7月1日前全面消化。尤其是自主品牌,国五切换节奏相对较慢,4月,不少企业国五车型仍在大力投产,占比超过65%,预计短期内无法全面实现国六提前实施区域的产品供给。

    国五车型需要充分的过渡期

  “综合目前行业发展情况,我们建议地方政府要给予国五车型充分的过渡期,不要盲目提前实施国六。”叶盛基表示。从控制污染物总量、提升整体环保治理效果的角度出发,鼓励淘汰排放标准落后车辆,推动国二及以下老旧车辆的报废更新,并围绕着力解决国六提前实施区域的国五库存积压问题,建议国家有关部委统一发文告知国六提前实施的地方政府,2019年7月1日后,对报废国二及以下排放车辆并购买国五车辆的消费者,允许销售和注册登记,时间期限截至国六排放标准全国实施日期(2020年7月1日)。呼吁地方检测机构强化对老旧汽车排放的执法检查力度,促进排放超标车的淘汰报废。同时,对国二及以下车辆进行报废,并更新为国五及国六排放标准汽车的消费者给予奖补支持。

  鉴于目前汽车市场下行压力,国五车型库存积压严重,且难以在非提前实施区域快速消化的情况,为避免经济和社会资源损失,企业、行业建议国六提前实施区域,各地方政府根据本地区国五车辆的库存情况,给予充分的过渡期,同时明确国五车型使用的报废政策不变(避免消费者担忧),以确保市场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