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正文

挟天子以令诸侯,汉献帝算是个昏君吗?

   由于小说《三国演义》的广泛流传, 汉献帝刘协已为大家所熟悉。他既不昏庸, 又不残暴, 然而, 这个既不是昏君、又不是暴君的皇帝, 却偏偏成了亡国之君, 成了绵延400多年的两汉王朝的最后一位君主。他生于公元181年, 9岁登基, 40岁逊位, 做了31年有名无实的傀儡皇帝, 于公元234年病逝, 享年54岁。何谓“献”?献者, 贤也;根据古代谥法, 聪明睿智曰献。

  袁绍、曹操等组织关东联军讨伐董卓;董卓焚烧洛阳宫室, 胁迫献帝西迁长安;王允等设计刺杀董卓, 董卓的部将李傕、郭汜等又进犯长安, 杀王允而为董卓报仇;李、郭二人大火拼, 李傕劫持了皇帝, 郭汜劫持了文武官员, 长安的宫阙又被焚毁殆尽;大臣杨奉、董承等护卫着献帝逃回了洛阳;建安元年 (公元196年) , 镇东将军曹操将献帝迎至许昌, 随即把东汉的都城也迁到此地, 称为许都。从这时开始, 16岁的汉献帝刘协才算结束了7年的颠沛流离之苦, 过上了比较安定的日子。

  但即使在那些颠沛流离的日子里, 只要偶然出现了相对安定的环境, 汉献帝也尽力想将自己的这个国家治理好。比如说初平四年 (公元193年) 九月, 献帝让有关部门对40几个儒生进行了考试, 有关部门建议将考得最好的赐以郎中之职, 考得次一点的当太子舍人, 只有考得最差的才“罢之”。献帝却颁发诏书说:“孔子叹息‘学之不讲’ (《论语?述而》) , 不去讲求学问, 学到的知识也就逐渐忘却。如今有些60岁以上的老儒为了逃避战祸、谋求生计而不得不背井离乡, 不能专攻学业, 他们从孩童时开始学习, 直到头发白了还委身于乡野之间, 没有荣登仕途的希望。朕非常同情他们, 那些考得差的, 仍然让他们当太子舍人吧。”

  鼓励学习, 提拔读书人是治理国家必不可少的条件之一, 献帝在那种环境下的这一政策, 至少说明了他亟盼国家得到治理的心情。兴平元年 (公元194年) , 14岁的汉献帝“加元服”, 表示已经成年, 可以亲自处理朝政了。谁知从四月到七月, 出现了少有的旱情, 献帝避开正殿以向苍天祈雨, 又令人至狱中重新审核、讯问囚徒, 有冤情的固然要平亾反, 轻罪的也予以释放。然而旱情并未减缓, 长安地区“谷一斛五十万, 豆麦一斛二十万, 人相食啖, 白骨委积”。献帝令侍御史侯汶拿出太仓的米豆, 为饥民亾煮粥赈济。哪知赈济之后, 饥民的死亡率并未下降。献帝怀疑其中有“猫腻”, 亲自量米煮粥测试, 终于发现了克扣现象, 便令侍中刘艾代表自己严厉地责备有关部门。这一来, 自尚书令以下的官员都来谢罪, 并声称已经逮捕了侯汶, 确实是他克扣了赈粮。献帝降诏道:“不忍心对侯汶施以重刑, 杖五十以示儆戒。”从这以后, 饥民“多得全济” (《后汉书?孝献帝纪》) 。这不是他用自己有限的权威, 为老百姓办了一些好事么?

  那一年, 献帝被李傕、郭汜等劫持着东归, 途中被杨奉、董承等救出, 李、郭二人在后面紧紧追赶, 并在曹阳 (陕县西南七里, 以曹水之阳而得名) 打败了董承等, 少府田芬、大司农张义都死于乱军之中, 百官士卒死者不可胜数。有将士劝献帝道:“事情危急了, 陛下快快上马, 我等护送陛下杀出重围!”献帝却道:“朕怎能舍弃百官独自逃生呢?他们一路追随着朕, 有何罪过而要遭罹李、郭的荼毒呢?”在那种情况下, 他还能想着手下的文武百官, 不愿自顾自地逃命。

  到了许都后, 汉献帝的物质生活有了保障, 一开始, 曹操对这位皇帝也比较尊重, 与李傕、郭汜不可同日而语。而李、郭二人呢, 一个兵败被杀, 一个被部将杀死, 其部众也星流云散, 再也不可能对皇帝的生命构成威胁了。然而, 实权在握的曹操很快就暴露出专权跋扈的真面目:他总揽朝政, 汉献帝仍然只是一个“守位而已”的傀儡, 连皇帝的警卫部队也都是曹氏的党旧姻戚。

  成年的汉献帝有一次对曹操:“你如果能够辅佐我, 自然很好;如果不能够, 希望你垂恩相舍吧。”言下之意, 此处不留人, 自有留人处, 我毕竟还是堂堂的大汉皇帝啊!曹操大惊失色, 这位一代奸雄竟然也“俯仰求出”。

  献帝不甘于傀儡地位, 于建安四年写了一份衣带密诏给自己董贵人的父亲———车骑将军董承, 要他联络天下义士, 共同除掉曹操。当时还没“丈人”一说, 因此董承就被称为“国舅”。国舅董承联络了左将军刘备, 偏将军吴子兰、王服, 长水校尉种辑, 议郎吴硕等, 准备伺机行动。谁知第二年春正月, 事情泄露, 除左将军刘备出征在外、逃过一劫外, 董承等全部被夷灭三族。

  献帝的正宫娘娘———皇后伏寿写了封信给父亲伏完, 让伏完设法除掉曹操。伏完鉴于董承等被灭族的教训, 哪敢有所行动?建安十四年 (公元209年) , 伏完病逝, 直到建安十九年十一月, 事情才泄露出来。曹操大怒, 立即自拟了一份废掉伏皇后的“诏书”, 逼迫献帝认可。曹操命人抓获伏皇后,当时汉献帝在外殿, 伏皇后披头散发, 光着脚板哭着与献帝诀别道:“皇上啊, 难道就不能再让我活下去了吗?”献帝凄然答道:“我自己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呢!”

  然而, 堂堂大汉皇帝, 总不能没有皇后啊。不要紧, 就在前一年, 建安十八年, 曹操让自己的三个女儿:长女曹宪、次女曹节、幼女曹华都进入皇宫, 并且都被封为夫人。第二年, 也就是伏皇后被杀的前不久, 三女又一齐被拜为贵人。建安二十年正月, 即伏皇后死后两个月, 曹节被册立为皇后。于是, 曹操与董承、伏完一样, 成了汉献帝的老丈人, 只是人们只称他“曹丞相”、“魏公”、“魏王”, 没人称他“曹国舅”罢了。曹节既然当了大汉王朝的末代皇后, 就和丈夫献帝一条心, 坚决反对自己的兄弟曹丕。5年之后, 曹操病逝, 其子曹丕逼迫汉献帝禅位, 变汉为魏, 并将汉献帝的延康元年 (公元220年) 改为魏国的黄初元年。曹丕派人向曹皇后求索皇后的玺绶, 曹皇后怒而不与。使者来来往往好多次, 曹皇后眼看着拖不下去了, 才将使者唤进来, 狠狠地训斥了一番, 又将玉玺掷于阑板上, 泪流满面地说:“天不祚尔!”说白了, 就是上天也不会保佑你们这些篡位者, 你们的“国祚”势必不会长久!左右侍从们也都悲伤得抬不起头来。

  从公元前202年汉高祖刘邦称帝到公元220年汉献帝刘协禅位, 两汉王朝绵延了422年;若从公元前206年刘邦被封为汉王算起, 则426年。禅位后的刘协被封为山阳公, 又活了14年, 至魏明帝曹睿青龙二年 (公元234年) 病逝, 享年54岁。而原来的曹皇后、后来的山阳公夫人曹节呢, 则一直活到魏元帝曹奂景元元年 (公元260年) , 少说也有60多岁了。被她不幸而言中的是, 曹魏的“国祚”果然也不长久, 明帝曹睿死后没几年, 曹魏的实权便转移到司马氏手中, 曹节眼看着曹家后来的几个皇帝或与汉献帝一样成为傀儡, 或因不安于傀儡之位而被杀死, 不知该是怎样一种心情?她是将怜悯之情转移至娘家的侄辈、侄孙辈, 还是在心中暗暗痛骂:活该, 报应?

  《后汉书孝献帝纪》在结尾处有一段短短的“论曰”———“天厌汉德久矣, 山阳其何诛焉!”这儿的“诛”为谴责的意思。确实, 绵延400余年的大汉王朝早已腐朽不堪, 再难维持下去了, 这就是所谓的被上天所厌弃吧?至于山阳公刘协, 又何必过多地去责备他呢?“论曰”之后还有一段更短的“赞曰”———“献生不辰”。确实有道理, 汉献帝刘协的悲剧, 从某种角度来说, 不就是生不逢时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