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正文

得知病情,周恩来一再叮嘱不要保留骨灰

   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开过之后,周恩来的病情急剧恶化,经肠胃镜检查,除了以往的膀胱癌,又新增添了结肠癌。1975年3月底,周恩来做了第3次大手术。

得知病情,周恩来一再叮嘱不要保留骨灰

  “文革”中的周恩来

  手术后,躺在手术床上包扎着伤口的周恩来刚醒过来,想到的不是自己的病情,而是人民的身体健康问题。当医护人员看到总理的目光透出若有所求的神色,嘴角微微抽动要说什么时,他们俯下身去,听到的是要找李克农的二女儿、中国医学科学院日坛医院副院长李冰。

  刚出手术室的李冰被召唤回来,侧耳俯身,贴近周恩来的唇际。“云南,云南锡矿工人,肺癌发病情况,你们,要去解决这个问题,马上就去。”周恩来断断续续讲完这句话,鼻凹处已经沁出汗。

  因为云南锡矿工人有很多硅肺,硅肺可能转变成肺癌。周恩来知道癌症的痛苦,也知道硅肺工人的痛苦。听后,李冰用力抿紧嘴唇,点点头说:“我就去,请总理别说话了,千万要好好休息。”她强忍着不让泪水在周恩来面前流出来,不敢久留,匆匆退出手术室。一到走廊,李冰再也抑制不住,放任泪水夺眶而出。

  周恩来的病情更加严重,但他仍忘我地顽强抗争着,夜以继日地工作。5 月上旬的一天,周恩来在散步时,问身边的医护人员:“你们说实话,我还能坚持多久?”医护人员一怔,马上竭力绽出笑容,想用几句轻松的安慰话搪塞过去。

  周恩来抬眼望天空,仿佛在正视那冥冥之中的死神,又像是在寻找马克思在天之灵,忽然坦然地笑了。

  他长长吁一口气,渐渐收去笑容,换上一种严肃神情,重新望着医护人员:“你们一定要把我的病情随时随刻如实地告诉我,因为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个交代。”

  即便是名演员,面对周恩来这样严肃而又坦诚的目光,也是无法做戏了。医生眼里陡地涌起一层泪花,声音哽咽:“怎么讲呢?总理,你叫我们怎么说……”周恩来脸上恢复一丝不易辨清的浅笑,缓缓点头;极轻极轻地说出一声:“不用说了。”

  随后,他同侄女周秉德通电话,在谈到生死问题时说:“这有什么难过的,共产党员要唯物主义嘛!人生的规律都有这么一天。应该相信规律。”

  早在十几年前,周恩来同邓颖超共同商定,相约死后把骨灰撒到祖国的大好河山去。这次在得知自己的病已不能挽救时,他又一再叮嘱,不要保留他的骨灰。他坚信唯物主义的观点:物质不灭,生息不已。他郑重地对邓颖超说:“我死了以后,我的骨灰不要保留,拿去做肥料。死后不要增加活人的麻烦和负担,而且也许还可以起点为人民服务的作用。我们以前相约好了,要相互保证。我可以保证你,你未必能保证我。”周恩来十分理解邓颖超的心情,为了实现自己的要求,他把自己的这种想法也对身边工作人员赵炜讲了。

  但是,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恩来十分清楚自己的责任重大,党和人民迫切地需要自己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在自己剩下的日子不多的时候,他只有加倍地工作。为此,在3月至9月间,据不完全统计,周恩来以重病之身与各方面人士谈话、谈工作102次,会见外宾34次,离开医院外出开会7次,在医院召开会议3次,外出看望人4次。

  6月9日,周恩来坚决拒绝了所有医生的劝告,理发修面,拖着沉重的病体,同夫人邓颖超一起来到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参加为贺龙元帅举行的骨灰安放仪式,并亲自代表中央为这位含冤离开人世的战友致悼词。他百感交集,一连向贺龙的遗像鞠了7次躬。他为没有保护好与自己患难与共的战友而歉疚,也为生前能为贺龙平反而慰藉。由于“四人帮”的干扰破坏,所致悼词以及举行仪式的消息均未公开发表。

  7月1日,周恩来出席在北京医院举行的中泰建交签字仪式,同泰国总理克拉·巴莫签署了建交联合公报。当时,一部分工作人员趁摄影记者还在,围住了周恩来,请求同他合影留念。周恩来答应了,但表示:“照可以照,但将来可不要在我的脸上画××。”一句话,说得大家心情沉重得都抬不起头来。

  果然,一个多月以后,风浪再起。这年8月,毛泽东和“文革派”突然发起“评《水浒》运动”,说宋江受朝廷招安,是投降派,“搞修正主义”。江青说得明白:“评论《水浒传》的要害是架空主席。”“宋江要架空晁盖”,“党内就有宋江”,指桑骂槐地攻击当时主持中国党政工作的周恩来和邓小平。

  一次,周恩来对蔡畅说:“我周恩来决不是投降派!”他又说:他们那些人有些事做得太过分了!最近评《水浒》、批“投降派”,矛头所指是很清楚的。……我历史上虽然犯过错误,但几十年来还是努力为党、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

  就在江青一伙起劲地掀起“评《水浒》”浪潮的时候,周恩来病入膏肓。 这年9月7日,周恩来在医院里会见罗马尼亚党中央书记伊利那·维尔德茨。这是他平生最后一次会见外宾。

  周恩来说:“马克思的请帖,我已经收到了。这没有什么,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法则。”周恩来颇为感慨地回首当年:“时间过得真快,就在10年前,我到布加勒斯特去参加乔治乌·德治的葬礼,大衣也没穿,步行走了4个多钟头。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连4分钟也走不了!”

  在这次会见之后,周恩来的病情急转直下,由于癌症的消耗,他的体重由原来的130斤下降到只有几十斤。在病痛的折磨下,他连散步的力气也没有了。邓小平果断地指示医疗组:“减少痛苦,延长生命!”9月20日,医生不得不对他进行第4次手术。

  这是一次大手术,如果发生意外,他躺在手术台上将永远不会起来。周恩来意识到这一点,也意识到江青正咄咄逼人。为了防止后患,他在进入手术室 之前,嘱令秘书调来那份他在1972年6月23日关于“伍豪事件”专题讲话的录 音整理稿,用颤抖的手,在第一页上签了名,还写了:“于进入手术室,1975 年9月20日。”病重的他,漏写了“于进入手术室前”的“前”字。

  他签署的是一份留存清白在人间的重要文件,也是他一生中无数次签名中的最后一次。

  签名后,他让邓颖超交给有关部门存档。他在这样的时刻,仍不忘那份讲话稿,表明了他对江青的严重不安。他知道,江青会闹事,会抛出“伍豪事件”往他脸上抹黑。

  进入手术室前,周恩来躺在平车上,问身旁的工作人员:“小平同志来了没有?”邓小平立即上前,俯身向周恩来问候。周恩来久久注视着几十年风雨同舟的老战友,费力地伸出手,紧紧与邓小平的手相握,字字千钧地说:“你这一年干得比我好,比我强得多!”

  在被推着往手术室走时,他突然使尽全身力气大声地说:“我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周恩来的声音,在场的人都听到了。大家都明白,这是周恩来对邪恶势力的控诉。

  本文节选自《魅力周恩来》

得知病情,周恩来一再叮嘱不要保留骨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