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正文

历史故事——中国巾帼英雄第一人冼夫人

   她的生平被载入籍《二十五史》的《隋书》、《北史》和《资治通鉴》。她的英雄形象依然深深地刻在中国人民心中,被陈、隋皇朝敕封为“石龙郡太夫人”、“宋康郡夫人”、“谯国夫人”,死后谥封为“诚敬夫人”。后来,又被明太祖和清朝同治皇帝分别谥封为“高凉郡太夫人”、“慈佑太夫人”。后人为了纪念她的丰功伟业,高风亮节,在两广的高、雷、化、钦、廉等州建造了很多庙宇,其中茂名、化县、电白等地一县往往就有一二十处。海南岛的崖州建有郡王夫人庙,儋(dān)县等地也立了冼夫人庙。新中国成立后,被周恩来总理誉为“中国巾帼英雄第一人”。她就是中国古代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被奉为“岭南圣母”的冼夫人。

  在茂名高州地区的广大农村中,到处流传着许多关于冼夫人的传说,特别在其家乡故里的雷洞村和冼冯定居的旧城和良德一带,当地群众对冼夫人的熟悉程度,几乎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其中有故事、有歌谣、也有神话传说。冼夫人(512年—602年),名英,广东南部俚族人,出生于今茂名市电白区电城镇山兜村,是梁、陈、隋三朝时期岭南部落首领,史称谯国夫人。冼夫人家世代是南越的首领,占据山洞,部属有十余万家。夫人自幼贤明,多谋略,在娘家时,能够约束部下,行兵布阵,镇服百越。

  冼夫人年轻的时候,就非常能干。她不仅会带兵打仗,出奇制胜,而且对族里的人很爱护。因此,人人称赞她。她的哥哥冼挺当过州刺史。有时冼挺恃强侵犯邻近的郡县,冼夫人总是加以劝阻。可是这样一个精明能干的青年女子,还没找到一个如意郎君。

  东晋的时候,东北有个割据政权,叫“北燕”,是一个姓冯的汉人建立的。北燕灭亡以后,皇族中有一个叫冯业的,带着部队逃到了南方。那时,东晋已经灭亡,继起的是宋朝,冯业便归附了宋朝,被任命为岭南的一个地方官。从此,他一家就在岭南居住下来。梁朝的时候,他的孙儿冯融做到罗州(今广东化县东北)太守。冯融有一个儿子,名叫冯宝,任高凉太守。冯宝也很年轻,还未娶妻。冯融听说冼家的女儿如此能干,便派人带着丰盛的礼品,到冼家为儿子求婚。

  冼夫人觉得冯宝是当地的太守,嫁给他可以增进俚汉两族的友好关系。所以当她母亲来征求意见的时候,她高兴的答应下来。冼夫人和冯宝的结合,是俚、汉两族关系日益发展中的一段佳话。高凉一带的俚族首领,原来都不大听汉族地方官吏的调遣。有的还常常侍强劫掠临近的州县。冼夫人和冯宝结婚以后,就跟冯宝一起处理全郡的政事。一方面帮助他在俚族人民中间传播汉族封建统治阶级的礼教观念,推行政令,一方面还帮助他约束俚族首领,不许他们犯法扰民。这样,在冼夫人的帮助下,冯宝把高凉治理得很好,俚、汉两族人民相处也更为融洽。有一天,有两个人两位为一顶新竹帽争执不下,都认为是自己刚买来的,但俱无凭证,因此各不相让。他们到太守府找冼夫人来处理。

  冼夫人听取了甲、乙双方的陈述后,并不表态,但将竹帽留下,并叫他俩立即离开太守府回家。甲、乙二人刚出门,冼夫人立即叫一人暗中跟随,偷听他们路上的对话。甲、乙二人走后不久,又被召回太守府后院。冼夫人问:“你们俩谁骂我?”乙抢着回答:“是甲骂你。他骂你贪了他的竹帽,不还他。还骂你处事不公道。”甲低着头,不作声,表示默认。冼夫人笑着说:“甲因为花了钱买帽,但又得不到帽,当然心中不平,所以骂人。竹帽应该是甲的。”说完,使把竹帽断定归甲。乙自知理亏,羞傀无言。

  梁朝末年发生侯景之乱,各地豪绅乘机扩大势力,割据一方。梁大宝元年(550年),冼夫人支持陈霸先起兵讨伐,平定了侯景之乱。陈朝建立之初,政局不稳,号令难行。陈朝政权时时受到以欧阳纥为首的割据势力的威胁,冼夫人又挺身而出,支持陈朝扑灭了这股割据岭南地区的豪强势力。由于她协助破敌有功,陈朝册封她为中郎将,石龙(郡)太夫人,并以刺使之仪礼遇之。在封建社会破格册封一个妇女仪同刺史,是极为罕见的。

  开皇十年(590年),番禹(今广东广州南)的少数民族首领王仲宣起兵反隋,围困广州城。冼夫人听到广州被围,立即派她的孙儿冯暄带兵去解广州之围。王仲宣派部将陈佛智阻挡冯暄的援兵。冯暄和陈佛智相识,两人十分要好,所以不积极救援广州而故意逗留,贻误了军机。冼夫人知情后,她大义灭亲,立即把冯暄逮捕下狱,改派孙儿冯盎(àng)去救援。冯盎力战,斩了陈佛智,进抵广州城郊。这时,隋朝的援兵也已赶到,两军会合,共同进攻王仲宣,王仲宣被打得大败。平定王仲宣以后为进一步安定南疆,70多岁的冼夫人又披甲乘马,带着骑兵,亲自跟随裴矩巡抚岭南各地。每到一地,远近少数民族的首领都来拜见,岭南从此安定下来。

  冼夫人为了国家大义灭亲,又以70多岁的高龄不辞劳苦宣慰岭南,对国家无比忠诚,使隋文帝非常高兴,他追赠冼夫人的丈夫冯宝为广州总管、谯国公,进封她为谁国夫人,并设置了谁国夫人幕府(将军府),从此,历史上便称她为“谯国夫人”。

  隋朝改广州为番禺后,总管赵讷,贪污暴虐, 鱼肉乡民,激起了各族人民的反抗。冼夫人不顾自己年近90的高龄,又不辞辛劳,带着诏书,巡抚岭南各地,亲自进行慰劳。由于冼夫人以高龄跑遍各个州,对各族人民亲切地进行慰劳,岭南各族人民纷纷表示接受隋朝的治理,使隋朝对岭南的统治继续保持着稳定。

  602年左右,年过九旬的冼夫人逝世了。隋朝廷赠送了厚重的丧礼,表示对这位为国家作出重大贡献的老人的敬重和哀悼。冼夫人一心为国、赤诚报国的崇高精神,她维护国家统一、安定南疆的事迹,至今还在岭南地区广为传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