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 > 正文

广东英德横石水镇政府强拆养猪场,法院判其违法并要求赔偿

 广东英德横石水镇政府强拆养猪场,法院判其违法并要求赔偿

  英德市横石水镇作出的“撤销关闭洋 湖塘猪场的通知”。受访者/供图

  《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 刘洋 报道

  5月的广东正是多雨季节,方崇义的心情和天气一样阴郁不堪。作为清远英德市横石水镇洋湖塘农场法人代表,他在两年前遭遇违法拆迁后,遗留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

  记者获悉,他还将镇政府诉至了法院。官司虽然赢了,但损失无人负责。

  合法农场突然被通知关停

  据了解,方崇义的农场是从别人手里接过来的。早在2003年4月,横石水镇人民政府以招商引资名义,将洋湖塘1000亩土地(含鱼塘面积)以25年租用期,承包给东莞商人何某、翟某、张某发展种养业。

  2005年12月,经镇政府同意,何某、翟某将自己名下承包的洋湖塘400亩大塘及42口塘(合计约800亩)的租用合同,以及基础设施转让给方崇义。双方签订了《转包合同》,镇政府在合同上盖章确认。

  此后,方崇义在洋湖塘开始了“立体化养殖”,并在当地工商管理部门注册成立“英德市横石水镇洋湖塘农场”(简称洋湖塘农场),经营范围为生猪饲养、水产养殖、零售业等。

  该农场先后取得畜牧、环保等部门颁发的《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广东省污染物排放许可证》等,饲养环境和规模均达标。2016年春季,洋湖塘农场还新建了一栋猪舍,生猪饲料喂食及污水处理等环节基本实现自动化。

  2016年9月22日,洋湖塘农场还被广东省农业厅推荐为第五批世界银行贷款牲畜废弃物污染治理子项目养殖场。

  洋湖塘农场在当地声名渐起后,一场官司也悄然而来。

  “2016年秋季,镇政府领导突然找我,让我关闭农场,没说具体理由。由于合同未到期,也没谈违约赔偿,我拒绝了。”方崇义称。

  他没想到的是,在不久后的10月26日,他收到英德市国土局的《责令停止土地违法行为通知书》;两天后,横石水人民镇政府又发出《关于限期关闭洋湖塘猪场的通知》,认为其私自新建猪栏,属于违法建筑,猪场污水处理配套设施不完善,距离附近村民生活区较近。责令他于12月28日前自行拆除猪场养殖生产设施。

  这两份《通知》让方崇义措手不及,他随即拿着政府出具的合法手续,以及各种官方材料,向英德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并被受理。不久,他又收到横石水镇政府一份《通知》,称“经研究决定,撤销《关于限期关闭洋湖塘猪场的通知》”。

  镇政府被判败诉

  此时,由清远市农业局向广东省农业厅申报的“第五批世界银行广东贷款牲畜废弃物污染治理子项目的养殖场”洋湖塘养猪场项目已获批。按照世行要求,他还需扩大生猪存栏规模。

  于是在2016年底,他又新建了一栋猪舍,然而镇政府以新建猪舍未经批准为由,于2017年2月28日给他送来了一份《拆除通知》,责令他在3日内拆除塘基上建设的猪舍。

  2017年3月3日,横石水镇人民政府组织人员直接将两栋猪舍进行了拆除。

  无奈之下,2018年2月26日,方崇义向清远市清新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横石水镇政府的拆除行为系违法,并赔偿经济损失。

  8月24日,清新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要求横石水镇政府撤除上述《拆除通知》。同时,法院还确认了镇政府拆除猪舍的行政行为属违法,并判决他们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洋湖塘农场赔偿8万元。

  一审判决后,方崇义与横石水镇政府均提起上诉。2018年12月25日,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

  虽然两级法院都判横石水镇政府输了官司,但镇长黄东劝还是认为他们的行政行为没有错,“整顿养猪场是根据上级的相关文件要求,对辖内禁养区和限养区内的畜禽养殖场进行查处的,当天我们强制拆除的并非洋湖塘农场一家。”

  黄东劝还说:“因市政府下发了《禁养区限养区畜禽养殖清理整治工作方案》,而方崇义的养猪场就在禁养区范围内,因此必须对其进行整顿。”

  但方崇义认为,洋湖塘农场根本不在禁养区内。因为广东省农业厅在审核世界银行贷款项目时,不仅有专家现场考察环节,还有专业咨询机构评审环节。

  “洋湖塘农场若是在政府划定的禁养区内,这些环节根本就过不了,也不可能获得省农业厅审批。”方崇义称。

  洋湖塘是水库?

  据方崇义透露,镇政府整治污染是假,真正目的是有人要拿这块地来建设光伏发电。

  公开材料显示,2017年横石水镇政府决定与香港协鑫集团合作建设2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项目总投资1.4亿元,项目建成后年均发电量约2000万度,项目收益将给横石水镇700户贫困户每年3000元的支持,且持续扶贫支持20年。

  该项目经层层上报获得了清远市各部门大力支持,并于2017年11月16日取得广东省发改委备案,被列入清远市重点项目。

  令方崇义担忧的是,项目选址正好位于洋湖塘农场水域,规划用地面积也恰好是800亩。不过,黄东劝镇长表示,材料中是规划面积800亩,前期实际只需要二三百亩,“未来是否要扩大规模还得看协鑫集团有没有需要。”

  “我们考虑的是全镇700多户贫困人口的脱贫工作。”黄东劝说。

  对于镇政府败诉一事,黄东劝表示,他们也咨询过法律顾问,程序上存在一些瑕疵,“现在我们吸取教训了,以后还是要严格按照程序来。”

  另据黄东劝透露,他们从市水务部门获得的材料显示,方崇义农场所在的洋湖塘是小(二)型水库,在水库旁养猪是不被允许的,“他把一个水库分隔成几十个小型鱼塘,导致污染严重,灌溉功能也消失了,村民投诉很大。”

  面对这个说法,方崇义拿出数份材料证实,之前政府在文件中,从未把洋湖塘称为水库。

  而洋湖塘排洪沟是2003年镇政府为明确洋湖塘界线,并指派镇政府工作人员成立工作组,配合当时承包人何某、张某、翟某修建而成,“现在突然又把洋湖塘说成是水库,不知道到底是何用意。”方崇义质疑道。原标题《镇政府强拆猪场被法院判决行政违法 广东英德“洋湖塘农场”生死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