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 > 正文

新乡市未成年学生被围殴 事发近两年处理没结果

  尊敬的媒体领导,你们好!

  我是新乡市的一位市民,2017年7月16日晚上八点半左右,在人民路与牧野路交叉口向东二百米路北小院老灶西侧至少有二三十个大汉们聚在一起,正在围殴一名约十四、五岁的男孩(卢××),旁边几个同龄的孩子们一边喊叔叔,一边求饶,但为首的男子(张斌,系新乡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说:“晚了”。一掌打开了一位少女,只向挨打的少年扑去.。这个被扇数巴掌的少年很快摔倒在地,男子还不住地踢他的肚子、肋骨和腰部,还有一男子(张斌的亲戚)同张斌一起殴打着摔倒在地的小孩儿,另有一中年妇女(谭莉,系原新乡市交通局干部,因涉嫌受贿犯罪目前正在取保候审其间)也不甘示弱地上来狠狠地扇了男孩好几巴掌......

  张斌和数个一起来的恶汉,据被打少年介绍,当时他们边打边骂说:“以后见你们一次打一次,让你们不敢呆在新乡市,你们可以报警或者叫人,都可以,我看在新乡市谁敢管我......”

  据调查,这件事情的起因是,在事发一个多小时前,王××(女)、卢××、明××、谷××、朱××(女)等几位初中同学在新乡市步行街玩水枪大战游戏,谭莉的儿子肖××后来也来到此地,因琐事和王××等几位同学发生了争执,肖××吃了亏,争执后,除了肖xx其他几个同学都离开了现场。

  这时肖××就通知了张斌、谭莉,不久,从不同方向开过来好几辆汽车,从车上迅速下来不少大人,为首的是张斌,直奔这几个来吃饭的同学,肖××上前指认了卢××的弟弟,卢××的弟弟就被拳脚相加地踢翻在地,在此期间,朱××、谷××侥幸逃脱,张斌在现场还命令王××、卢××等同学必须找出逃跑同学,不然谁也别想走,限制他们人身自由长达半个小时之久,把这些孩子们吓坏了。

  朱××在8点56分打110报了警,但110最终没有出警。报警后由于洪门分局不出警,导致几个初中生未成年人遭受殴打围困一个小时,张斌才离开现场。当家长赶到,领孩子们去洪门派出所报了案,卢××的弟弟随即被送往新乡市中心医院治疗。

  第二天,报警的家长领孩子们到洪门派出所做笔录,谷××未能到,因为他已经被恐吓的精神恍惚,不敢出门,刘警官电话通知张斌来处理此事,但在派出所一直未见到张斌,临近中午时分,刘警官带领王××、卢××及其家长到事发地点指认现场。但张斌与谭莉坐在一黑色丰田车(车牌号:豫G RM393)中早已在此等候,张斌下车后,不顾民警在场直奔王××、卢××,嘴里还不停谩骂,刘警官一方面赶紧拦住张斌,一方面让王××、卢××上了警车,张斌仍不罢休,来到警车前拉开前车门警告王××、卢××,说“你和逃跑的那几个都得挨打,一个也逃不掉”。

  次日,谭莉又带一帮人堵在了新乡市体校(谷××在这里上学)门口谩骂,扬言只要见到谷××就将其活埋,谷××的老师怕出事儿电话通知了谷××的妈妈,让谷××先不要来学校(谷××因受到惊吓未敢去学校上课)。谭莉这伙人在这里连续围堵了三天。

  第三天,在洪门派出所,警队肖队长亲自给张斌打了电话,通话近一个小时,也未见张斌到现场。

  后来,经法医鉴定,卢X×的弟弟被鉴定为轻微伤。注:被打者系与谭莉之子发生争执的卢XX之弟,先前在步行街发生争执时不在现场,因下楼准备与哥哥吃饭而遭到肖××错误指认被殴打。

  7月19日,新乡市公安局胜利分局才接到肖××报案,说自己三天前被同学打了,之后,王××(女)、卢××、明××、谷××、朱××(女)及家长不停地被询问。当民警赵家龙口头告知几位家长肖××也被鉴定为轻微伤时,家长们以书面形式提出了质疑及重新鉴定的要求,但这位赵警官并未理睬。在调解过程中,更是分别向几位家长提出了2到3万的赔偿,(后来市公安局法制室杨主任也参与了调解),不然就处理孩子留案底,个别家长迫于无奈出钱了事。没出钱的卢××、谷××和未打肖××的王××(女)(处罚决定书上仅写与肖××有矛盾)分别进行了行政拘留10日、13日和15日的处罚决定。

  而在对张斌一伙现场围殴未成年一案中,仅对张斌一人进行了行政拘留十天罚款500元的决定,行凶的谭莉及另一男子和纠集多人行凶并指认卢××弟弟的肖××不作处理,现场助威的至少二、三十个大人不予调查。

  事发至今一年半了,打人者依然逍遥法外,此案仍未有一个公正的处理结果。

  对此,有几点疑问:

  1、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张斌能率二三十人之多围攻孩子们,其中有“纹身男”,有“长辫男”,这二三十人是什么身份?这些人帮助张斌行凶,并限制孩子们的人身自由,却未有任何处罚。

  2、张斌背后有什么背景,竟敢狂言新乡市没人敢管他的事儿?是什么原因让张斌敢在民警面前耀武扬威?对孩子们恐吓不止?谭莉此时还在取保候审期间,竟还上街行凶伤人,带人围堵校园,是谁在给她的胆量使她肆无忌惮?

  3、报警后洪门分局为什么不出警?我们在给新乡市公安局长的信中对此事提了质疑,杨局长让李杰督查接待我们处理此事,李督查给我们的答复是因报警人朱×涵报完警后就关了机,所以未能出警。但事实上朱×涵当时报警后向西跑出去至少有一百多米,看着手机焦急地等待着警车的出现,但一直未等到,根本未关机。再者110接警时不问事发地点吗?

  4、新乡市公安局胜利分局在做笔录询问制作笔录时不是两个民警全过程进行。该行为违反了《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40条“在调查取证时,人民警察不得少于2人,并表明执法身份”的法律规定。对受害人肖XX所作的伤情鉴定,未按规定送达给申请人,申请人为此提出异议并要求重新鉴定,但公安部门不予理睬。

  5、案件的处理结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对未成年与未成年打架的处理是避轻就重(治安处罚有多种,选择了最重的行政拘留方式。还有就是现场在的小孩不管参不参与动手打架一律欲给予行政拘留处理),而对谭莉、张斌一伙殴打未成年人的处理是避重就轻(现场行凶的谭莉及另一男子和纠集多人行凶并指认卢××弟弟的肖××不处理,现场助威的至少二、三十个大人不予调查)。

  一年多来,未见张斌、取保候审期间的谭莉受到法律的公正制裁,关键是此案件一年有余仍未结案。

  恳请媒体领导们能够予以关注,为受伤孩子主持公道!让不法分子受到应有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