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浑水做空安踏第三弹:投资者不能相信安踏斐乐店的数量

 浑水做空安踏第三弹:投资者不能相信安踏斐乐店的数量

  第三份做空报告直指安踏斐乐店的数量称,投资者不能相信安踏斐乐店的数量。 作为独立第三方的苏伟卿在北京拥有46家斐乐店,但安踏一直声称持有所有的斐乐店。明显,安踏要么在苏伟卿的事上撒了谎,要么就是在斐乐店数量的事上撒了谎。投资者不能相信安踏斐乐店的数量,安踏很可能只是编造了不属于自己公司的斐乐店的数字,甚至为斐乐店做了欺诈性的财务报告。

  此前,浑水公司连向安踏射出两颗“子弹”,直指这家体育用品公司,利润率过高、财务造假、有意欺骗外部投资者。安踏股价一度应声跌幅超过8%,蒸发市值近110亿港元,并紧急停牌辟谣。

  7月8日,做空机构浑水发布报告《ANTA Part I: Turds in the Punchbowl》认为,安踏之所以能实现行业领先的营业利润率,并不是因为它的经营状况非常好,而是因为安踏利用许多秘密控制的一级分销商,欺骗性地提高了利润率。安踏与其下分销商关系密切,私下操纵27间分销商,当中至少25间为一线分销商,合共占安踏约70%零售额。安踏坚决声称其一级分销商是独立的第三方,这是个谎言。安踏控制其一级分销商这一事实在安踏高级管理人员中众所周知。浑水认为安踏控制这些子公司以操纵其报告的财务状况。

  7月9日早间,安踏发布公告否认浑水公司的指控称,其属不准确及具误导性。本集团各分销商拥有其自身的管理层团队,作出独立商业决定,并拥有独立于本集团的财务 及人力资源管理功能,且并无相互控制关系。

  安踏体育称,浑水报告中所提到的25家分销商均为独立于公司的任何关联人士,且无关联的第三方。对于分销商为何被称作“子公司”的指控,安踏回应,有时候部分分销商为了推广业务便利,会自称为集团“子公司”或“分公司”,而并非以法律的定义来表述。安踏表示,有关称呼并不是有意建立,亦未确定一个法律关系,而仅表示其为安踏品牌的一份子。

  7月9日,浑水发布针对安踏体育沽空报告的第二部分。报告称,在首次公开募股后不久,安踏进行了一系列交易,让该机构相信安踏体育内部人士一直有意欺骗外部投资者,以投资者为代价谋取私利,其中包括2008年,内部人士剥夺了公司的一项宝贵资产——国际品牌零售业务,并试图掩盖这一事实,与安踏体育控制分销商的方式类似,内部人士也利用了代理。

  当日午间,安踏体育回应称,董事会注意到,7月9日浑水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当中含有若干关於本集团过往企业交易的指控。董事会强烈否认报告中就该等本集团相关交易的指控,认为有关指控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除上文所披露者外,董事会确认并不知悉其他必须公布以避免本公司证券出现虚假市场情况的任何信息,或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香港法例第571章)第XIVA部须予披露的任何内幕消息。

浑水做空安踏第三弹:投资者不能相信安踏斐乐店的数量